BOB游戏官网

产品中心

成立四大业务中心 平安银行重整交易银行架构

成立四大业务中心 平安银行重整交易银行架构

随着银行业轻型化、数字化转型的推进,交易银行因其收入稳定、资本占用低和客户黏性高等优势,已成为我国商业银行公司业务的重要利润增长点。金融科技背景下,各家商业银行纷

详情介绍

  随着银行业轻型化、数字化转型的推进,交易银行因其收入稳定、资本占用低和客户黏性高等优势,已成为我国商业银行公司业务的重要利润增长点。金融科技背景下,各家商业银行纷纷依托自身优势,加快内部架构改革,积极探索新的交易银行发展模式。

  日前,平安银行交易银行事业部完成了新一轮的架构调整。在去年三大部门整合基础上,重新调整业务条线,成立现金管理、贸易金融、跨境金融、平台金融四个业务中心,将风险、科技团队与事业部结合,引进外部人才资源,着力打造产品研发核心能力。

  平安银行首席产品创新官兼交易银行事业部总裁张元良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零售转型下半场,银行将成为集团公司业务的发动机,以银行对公业务为抓手,带动集团各子公司共同服务好自己的客户,而交易银行部实际上是提供产品支撑能力的,是提供武器装备的,其将从“以产品为中心”的功能型组织转型为“以客户为中心”的场景驱动型敏捷组织。

  “依托集团的生态圈布局和金融科技先发优势,平安银行交易银行部在银行触客、获客、黏客方面是一个重要的支撑。”张元良如是指出。

  一直以来,交易银行发展存在诸多行业痛点。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交易银行一直存在组织架构不清晰、业务技术落后等问题。“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发展,银行业业务转型加速,很多银行也在进行内部改革,探索新的交易银行发展路径。但实际上,如果仅仅简单地整合部门,不能真正打通各业务部门之间的隔阂,很难发生化学反应,达到预期效果。”

  传统的银行在公司业务体系线下会分一些独立的功能部门,如贸易融资部、国际业务部、网络金融部等。在这样的架构体系下,银行各业务部门完全按照职能进行切割,客户经理在服务客户时也会出现多头报告的情况,导致服务效率低,内部资源消耗也比较大。

  张元良透露,去年5月份,平安银行将原贸易金融部、公司网络金融部和离岸金融事业部进行整合,成立了交易银行部。“当时只是部门之间的物理整合,实际上其内部的职能并没有细化,各部门仍有独立的客户服务支持体系、产品体系和KPI考核,服务效果并没有更好地体现出来。”

  为改变这一情况,平安银行今年重新进行了一次架构调整,日前已基本整合完成。

  新的架构改革,以客户的基本需求为单位,把内部的资源进行整合,形成现金管理、贸易金融、跨境金融、平台金融四个业务中心,同时设立了产品委员会秘书处作为综合的支持部门,并且加设产品运营团队对整个业务流程紧密内嵌,还派驻了风险、科技团队,实现业务、风险、科技一体化管理。

  据张元良介绍,此次调整实际上是将原来业务结构下的业务条线根据相关性重新进行了划分整合,比如把原来分布在国际业务部的贸易融资条线相关内容与原来人民币在岸项下的贸易融资合成一个部门,主打供应链;把原来在贸易融资项下的现金管理、结算支付拆并到现在的现金管理中心去等。“业务结构、管理制度等各方面都进行了调整。”

  整合后,平安银行跨境金融品牌包含了OSA离岸业务、在岸外币业务、NRA业务和FT业务等,推出“跨境投融资”、“跨境同业金融”、“跨境资金管理”、“跨境贸易金融”和“跨境e金融”五大产品体系,成为涵盖本外币、境内外、离在岸等多渠道、多通道、多种服务品牌以及多客户体系的一个综合服务平台。

  平安银行交易银行事业部副总裁宋骏平告诉记者,这次将原有的离岸金融中心和国际业务中心整合成跨境金融中心,不是简单地将机构和人员进行归并、调整,而是对客户、产品、系统、政策、价格等多要素进行有机整合,当然也有些业务和产品调整到其他产品中心了,下一步还要进一步完善。“客观上我们希望针对客户境内外综合金融服务需求,提供境内外、离在岸、本外币、投融资一体化金融服务方案。”

  宋骏平补充道,在此次整合前,平安银行离岸业务经过多年持续稳健发展,离岸业务资产规模、离岸存款、营收和中收等多项关键指标已跃居同业第一;这次在内部产品整合过程中,有些产品体系还需进一步完善细化;有些涉及到政策的,还在协调过程中,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完善。

  张元良在采访中指出,平安银行交易银行部将“回归产品研发本源,以客户为中心,集中资源专注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这也是战略定位的核心”。

  以客户为中心,关键要打造核心产品研发、运营及风险管控的核心能力。在张元良看来,组建敏捷的研发团队,让科技对业务有更好的理解,让业务对科技也有更深刻的认知,两者有机结合,提高产品研发能力的同时也提升了客户的体验。

  聚焦客户、专注产品研发,是平安银行交易银行战略发展的新定位。张元良表示,改革后的交易银行跳出以部门为单位的小银行模式,专注客户需求,研发市场和客户所需要的产品,这种专注能力的打造也是与同业有差异的。

  为了更好地挖掘客户需求,平安银行交易银行组织架构调整的同时也在探索新的产品研发模式。

  从产品研发角度看,过去研发产品是按照银行的管理办法,研究制定好产品让客户使用,客户经理很难真正了解客户真实需求,难以做到真正以客户为中心,客户操作体验差。

  同时,银行的产品互通性强,如贸易融资产品,可能与现金管理、存款风险偏向等都有相关,而产品经理因受考核约束对客户的服务比较单一,限制了其为客户提供最佳产品服务的能力。

  张元良表示,为了打破这两个怪圈,下一步将从两方面发力:从市场和客户层面招揽人才,借助外界资源提升客户经理对客户需求的挖掘能力,用客户的视角设计客户使用的产品;加强对客户经理的培训,提升客户经理服务客户的能力。

  此外,张元良还强调,要调动产品经理的积极性,让产品经理自发地思考如何更好地服务客户,银行还会为有价值的产品创新研发提供资金和服务支持。“同时也要改变激励机制,对好的产品研发团队进行奖励,激励产品研发团队全力以赴、持续地改进产品。”

  在产品研发流程上,张元良透露,除了研发前对产品做充分的市场调研外,后期还会加强产品论证,建立与客户长期互动的机制。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平安银行交易银行现金管理中心已实现了企业全账户、全类资产集中管理。

  平安银行交易银行事业部现金管理产品中心产品总监廖秀梅向记者透露,今年现金管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所有的资产都整合,以客户为中心为企业做全面的资产负债画像。

  “画像可以让客户对其‘金融资产负债’和‘供应链’两张视图一目了然,包括所有的币种、活期、定期、理财、票据、应收账款等全类金融资产和放款品种、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及保函、国内证、国际证等融资端各类产品。”廖秀梅如上表示。

  廖秀梅指出,全类金融资产、负债视图项目的前提是将银行上下游系统全部打通,巨大的数据治理工作量是基础。

  此外,廖秀梅认为,得益于集团的金融科技支撑和资源优势,银行现金管理业务在开放性、定制化和智能化方面仍有很大提升空间,在此基础上,计划到2020年底打造国内第一的新现金管理平台。

  廖秀梅表示,此前,银行更注重的是产品操作流程智能化,做到产品流程快,现在从售前售中售后都关注智能化,且用大数据和建模以后,给客户的服务也是做到“千人千面”,针对不同对象提供不同服务,为客户提供“一户一策”的个性化解决方案。

  据其透露,该行日前推出针对公司客户的智能投顾服务,是国内商业银行的首举。廖秀梅介绍:“我们选取客户300多个指标,通过大数据建模,最后筛选出20余个与理财响应度相关系数高的指标,据此识别理财响应度高的客户,向这些客户智能地推荐产品方案。目前正在内部试用,预计很快将会推广使用。”

  此外,平安银行交易银行现金管理还在进行非证券化资产数字化交易的模式探索。廖秀梅表示,现金管理比较常用的科技其实就是区块链的技术和大数据建模,我们现在重点利用区块链技术,将非证券化资产数字化,然后用数字化的资产去进行交易。